首頁 > 新聞頻道 > 社會

新聞線索在線提交

成永律師:法律風險管理,企業“治未病”不二之選

來源:猛犸新聞·東方今報 2020-09-17 17:34:58
  • 關注官方微信

  • 天天315維權

猛犸新聞·東方今報記者 路治歐/文 吳仲舒/圖

魏文王問醫術,名醫扁鵲答:“長兄最好,二哥次之,我最差。”因為長兄治病于病情發作之前,二哥治病于病情初起之時,而扁鵲治病于病情嚴重之時。

企業如人,生死時刻需要扁鵲,但要良性發展,更需要長兄和二哥。企業法律風險管理,就是醫治企業“未病”的長兄和二哥。

兩年前,河南經東律師事務所創始合伙人成永律師發起成立了河南中正法律風險研究中心,旨在研究如何將法律思維融入企業的管理運營之中,切實為企業的健康運營發展服務。

兩年后的今天,成永以河南中正法律風險研究中心主任身份接受了東方今報·猛犸新聞的專訪。

 什么樣的誤區,導致傳統法律服務與企業需求的“兩層皮”

記者:沒有哪個公司老板會說自己不重視企業法律風險,很多企業也聘請了常年法律顧問。那么,公司還需要企業法律風險管理服務嗎?

成永:的確,很多企業經營者都很重視法律風險,但不少老板甚至律師并沒有真正理解法律風險管理和傳統法律服務的區別。
我做過市場調查,發現絕大多數企業在經營過程當中充滿了法律風險點。比如,公司章程基本上都無法滿足公司的個性化運營的需求,股權結構、工資制度、財務管理、對內對外合同管理等方面都存在不少潛在風險。
很多企業雖然有法律顧問,但是顧問工作方向和工作內容較為模糊,所以出現“顧得著就問,顧不著就不問”的情況。時間長了,企業和律師之間的關系就很尷尬,企業如果沒有遭遇訴訟,就會覺得律師提供的服務看不見摸不著,沒有“物超所值”。所以,企業與法律顧問的連續合作很少有超過3年的。

現實中,有些法律顧問主要的服務是為企業審查合同。但是,對外合同只是企業法律風險存在的比例較小的一塊兒,企業內部的法律風險是審合同審不出來的。而且,法律顧問審查的往往是已經擬好的合同文本草稿,看不到企業簽訂合同的根本目的、合同意愿以及履行合同的規則等,這導致法律顧問很難就合同文本真正地提出建設性意見。真正的合同風險管理,在企業進行某項合作談判時就需要律師介入,由律師根據企業的談判要點擬定針對性的法律建議,并在談判目的實現后起草合同文本。

其實,合同管理是企業運營的重中之重,公司需要管理的合同主要分為對內和對外兩大類:對內包括股東間的投資合同、各類用工合同等;對外包括采購合同、合作合同及銷售合同等。上述合同均需建立專業管理制度,才能充分保障合同主體的權利和義務。

諸如此類,不少公司的法律需求與律師服務存在“兩層皮”,只有針對性的企業法律風險管理服務,才可能有效解決上述問題。

 思維方式不同,是傳統律師業務與法律風險管理的本質區別

記者:同樣是法律服務,傳統律師業務與法律風險管理業務有什么不同?

成永:對企業來說,傳統律師業務就是打官司和解決企業外在糾紛,就像消防員滅火,在企業“病情”外顯并惡化之時介入。此時,企業正常經營可能已經受到嚴重影響。而法律風險管理就是預防企業發現危機,就像啄木鳥,在企業病情發作前找出“害蟲”。

對律師來說,兩者本質區別就是思維方式的不同。傳統律師業務解決的是個案問題,頭疼醫頭腳疼醫腳,沒有把風險根除。法律風險管理解決的是系統性或全局性問題,找出法律風險點并采取措施杜絕它再次出現。兩種思維方式,在處理糾紛或者訴訟案件時會產生很大的偏差。

幾年前,一家商業銀行在鄭州招標法律顧問,出了一道30分的案例分析題:銀行在某城市黃金地段租了1000多平方米的房子作為分理處,租期3年。銀行用了近一年的時間裝修好剛投入運營,卻突然發現所租房子被納入拆遷范圍,導致他們不得不另擇地點,對此,銀行該如何降低損失?

我們律所也參與了這次競標,投標團隊研討后準備的答案,涉及如何起訴房東、如何讓房東彌補損失、如何利用違約條款、如何調查房東是否存在欺詐、拆遷是否違法等等,引用了合同法、侵權法等多部法律,做了大量的深入分析。

投標前,他們讓我提一些建議。我認為從律師處理個案的角度講,答案本身沒有問題,但從銀行角度說,這樣的思維方式就不對了。銀行的主營業務不是房屋租賃,能承受得起一個分理處的房租損失,實質上銀行要問的是:針對個案,如何避免類似問題再出現?基于此,我建議從這件事情暴露出來多少個風險點的角度分析,列出了7個風險點并提出應對的辦法。我們律所毫無懸念地在這道題上得了滿分,凡是僅就個案談個案的律所,只得了10分左右。

 需求,永遠是催生專業化服務的源動力

記者:就個人而言,你的職業發展重點是如何放在企業法律風險管理方向上來的?

成永:我本科讀的是企業管理,大學畢業進入一家大型國有企業,然后從中層管理崗位轉行做了律師。

基于這一經歷,我在給企業做法律顧問時,總喜歡結合一些企業管理的行為,給企業提出相關法律建議。這讓企業老板非常感興趣。有的企業老板主動要求我專門給他完善公司規章制度、財務管理制度及人力資源管理制度等,而且愿意出更高的顧問費跟我合作。

由此,我發現企業的痛點在于如何把法律服務融入到運營管理之中,這才是一家公司常態化的法律需求。

 不在同一個地方跌倒,是企業法律風險管理追求的目標

記者:對于企業來說,如何判斷企業的法律風險嚴重程度?有哪些稱得上是共性的法律風險?

成永:判斷一個企業的法律風險嚴重程度,既不是遭遇訴訟的多寡與訴訟數額的大小,也不是企業運營中暴露的問題多寡。一般說來,同一法律關系或同樣原因導致的糾紛或問題超過三次,我認為這個企業的法律風險管理就存在嚴重問題;一個企業的股東之間、股東與管理層之間、員工與企業之間經常出現相同或類似的糾紛,就可以判定企業存在嚴重法律風險。一些企業現階段運行正常,也不代表不存在嚴重的法律風險點,這需要法律風險管理團隊考察過之后才能判定。

共性的法律風險,就說兩點吧。

公司章程是其一。公司章程是公司的憲法性文件,是解決公司內部糾紛重要的規范性文件!豆痉ā放c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較為寬泛,不可能針對公司運營細節做出詳細規定,《公司法》中至少有17處明確“公司章程另有規定的除外”,實際上賦予了企業經營者在公司內部的“立法權”,但大多數公司在成立時并不重視。

我曾經做過市場調查,90%的公司設立時所采用的公司章程要么從網上拷貝、借朋友公司章程,要么用工商部門提供的范本,這些框架性的文本存在不少漏洞。

有限責任公司系“人合”公司,如果沒有公司章程作出針對性規定,遇到糾紛基本上無法可依,法院在審理時也無所適從。比如,創業團隊出現分裂屢見不鮮,往往并非某個人有重大過錯,而是彼此觀點不一致;某個股東出現意外,就繼承問題出現爭端等。公司在設立之初就應該事先在公司章程中就此約定退出機制、繼承規則等,這樣即使出現了相應情形,公司自己或許就可以妥善化解矛盾。

其二是企業用工。很多老板有個誤區,認為最好不和聘用人員簽勞動合同,否則出現糾紛會被認定為勞動關系。其實,勞動關系的確立,并非看是否簽了合同,而是要看是否有真實的勞動關系。如果不簽勞動合同,在出現勞資糾紛時,法院和仲裁機構會按照保護勞動者權益的原則來認定,這無疑對企業不利。

記者:當前,在法律服務市場,企業法律風險管理服務是什么樣的狀況?

成永:企業法律風險管理最早起源于日本和德國。在中國的北上廣深這些大城市,10年前已經有相當多律師、法律專家把它作為一個專業課題進行研究。而其他城市特別是鄭州等內陸城市,企業法律風險管理剛剛興起,目前能夠系統做這項業務的律師還不多。但是,企業對法律服務的要求一直在提升。正是在這一背景下,我們創立了河南中正法律風險研究中心。

 聚焦人力資源風險管理,為企業打造有戰斗力的軍團

記者:河南中正法律風險研究中心成立兩年來,主要做了哪里事?接下來的發展重點是什么?

成永:河南中正法律風險研究中心旨在幫助中小企業完善法人治理結構、進行合法合規化改造、防范化解企業法律風險,F有支持單位有河南經東律師事務所、鄭州中正創投法律咨詢服務公司、鄭州凱派爾知識產權代理公司和東方今報社等。如今,研究中心已經有來自律所、高校、企業管理人士和行政司法機關的30多名核心人員。

過去2年,一方面邀請有志于法律風險研究的各律所律師、法律工作者、企業高管、高校學者、公檢法人員加入進來。另一方面,以公益服務為主,多次走進各級市場監督局、開發區管委會、河南省建筑業協會、河南省防腐協會等,對相關會員企業進行針對性的公益培訓。

下一步,我們將繼續吸引有生力量加入研究中心,在企業全方位法律風險管理研究的基礎上,聚焦人力資源風險管理。

記者:為什么要聚焦人力資源風險管理?

成永:年初的新冠疫情讓很多企業停工兩個月甚至更長時間,致使人力資源管理成為企業尤其是廣大中小企業經營者關注的重點。

例如,在疫情期間,企業必須保證員工最基本的收入,其標準參照基本工資來確定,可基本工資的數額是多少?很多對員工薪酬沒有結構化處理的企業面臨著極其沉重的負擔,不利于順利復工復產。同時,基本工資數額,是確定員工在事假、病假及公休假時收入標準的重要指標,合理規定可直接為企業減負。

一個公司的管理制度,其中不低于70%的內容是對人力資源的管理制度。人力資源風險管理從員工招聘開始,一直到勞動用工模式的設計、有針對性的勞動合同條款的設計及管理、勞動關系解除風險規避、薪酬制度及福利待遇的設計與管理、股(期)權激勵設計等。

再細一點說,員工聘用中的道德因素,包括工作經歷、相關證書及專長能力等方面的真實性考察,試用期過后的綜合考核,如何避免無責任薪酬等,往往是用人單位容易忽視或頭疼的,也是人力資源法律風險管理的內容。
總之,河南中正法律風險研究中心會持續服務民營經濟健康發展,助力民營企業家適應新常態,為中原更加出彩作出自己的貢獻。
責任編輯:孟德超
有新聞想爆料?請登錄《今報網呼叫中心》( http://www.thehanoudiletter.com/call)、撥打新聞熱線0371-65830000,或登錄東方今報官方微信、微博(@東方今報)提供新聞線索,聯系郵箱:jinbw2004@126.com。
  • 時政
  • 河南
  • 社會
  • 民生
  • 財經
  • 教育
  • 行業
  • 綜合

東方今報|資源手冊|呼叫中心|聯系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廣告服務|技術服務中心

Copyright © 2005 - 2020 JINBW.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東方今報·今報網編輯部  版權所有:東方今報社

關注我們
久久6热热热综合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