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頻道 > 社會

新聞線索在線提交

為父追兇17年男孩舉報辦案所長,稱其以緝兇歸案為條件騙取田地

來源:猛犸新聞·東方今報 2020-09-18 07:50:39
  • 關注官方微信

  • 天天315維權

  猛犸新聞·東方今報記者 李長需

  目睹父親被殺一幕,終生難忘的云南省昭通市鎮雄縣場壩鎮9歲男孩向明錢,發誓要為父親討回公道。他為此輟學追兇17年,天南海北,吃盡苦頭,終于在2017年在福建南安市找到兇手,并通過當地警方將其緝拿歸案。猛犸新聞•東方今報對此曾以《9歲男孩為報父仇輟學追兇17年,花費8萬元千里追兇,埋伏小樹林三晝夜等到兇手,質疑案件材料被人為毀滅》為題進行了報道。

  報道刊發后,向明錢向猛犸新聞·東方今報記者反映,在其追兇17年之初,鎮雄縣場壩鎮派出所所長陸永忠曾派人將其母親鄭明秀騙去,以將殺人兇手緝拿歸案為條件來換取占用她家六分農田擴建加油站,但他不但未兌現諾言,還將其家土地轉賣給他人。

  9月16日,猛犸新聞•東方今報記者初次采訪向明錢時,他曾一再提及此事。當天,記者也向涉事人員陸永忠求證。其稱,該地是向明錢母親主動上門找到他賣給他的,而且是一次性永久轉讓土地使用權。為此事,上面查過他,結論是當時轉讓當中沒有違規,只對其進行了批評教育。

  被告知兇手有著落,坐了一天一夜的車到家,才知道要讓其轉讓土地

  9月17日,向明錢的母親鄭明秀告訴記者,大約在2004年6月份,因害怕三個年幼的孩子在老家遭遇不測,她帶著三個孩子離開了鎮雄縣場壩鎮,前往昆明市打工。剛到昆明才兩個月,其侄子向某便給其打電話,說殺害丈夫的兇手張某奇已有著落,讓其回來。她當時聽了,就格外高興,趕緊坐了一天一夜的汽車回到場壩鎮。但奇怪的是,回到場壩鎮,她卻被叫到了一個加油站,在該加油站見到了當時的派出所所長陸永忠。陸永忠見到她并沒有告訴她是否抓到兇手張某奇的情況,她一再追問,對方不但沒有給她說,反而要求她把她家的六分田地轉讓給他擴建加油站。

  鄭明秀說,他們全家僅有這六分田地,是全家賴以生存的口糧地。她前往昆明時,曾把該地塊托付給侄子向某耕種,等其回來時再自己耕種。把這塊地轉讓給陸永忠,全家以后回到老家就失去了唯一的收入來源。她不愿意轉讓,但陸永忠向她承諾:如果你將這六分地轉讓給我擴大加油站,我一定想法將殺害你丈夫的兇手緝拿歸案。

  聽了陸永忠的話,鄭明秀很猶豫,她既想將殺害丈夫的兇手繩之以法,又不想失去這塊唯一的土地。但加油站的工作人員勸她說:陸同志不會害你,你把地租給他擴大加油站,他肯定會將殺害你丈夫的兇手緝拿歸案的。

  想想丈夫被殺之后的這四年,為了追查兇手下落,她們一家吃盡了苦頭,但還是沒有任何效果,F在派出所所長主動承諾要為其將兇手緝拿歸案,鄭明秀認為這是一個機會,就同意了陸永忠的轉讓土地要求。雙方約定,該地塊以租賃的方式租給陸永忠的加油站使用10年,每年租金為600元。隨后,她收到了對方給她的10年6000元的租金后,對方拿出一張紙,讓她摁了個手印。至于摁的是什么手印,鄭明秀說,她沒上過一天學,不識得一個字,搞不懂紙上寫的啥東西,對方讓她摁手印她就摁了。

  14歲的大兒子說:“媽媽,你被騙了!”

  同意租賃之后,鄭明秀又回到了昆明。14歲的大兒子聽其講述回家所辦之事后,就對她說:“媽媽,你被騙了。他們這么做是騙你的。”

  鄭明秀不相信,過了一段時間,她曾找過陸永忠詢問案件進展情況,陸永忠回答說還沒有消息,有消息會通知她。土地租賃出去一年多之后,她再去派出所找陸永忠詢問人抓到沒有,但已找不到陸永忠本人了。后來,她又去找過很多次,都是同樣的結果。后來聽有人說陸永忠生病已經去世了,還有人說他已經調走了。2014年,10年租賃期已經到期,依舊沒有陸永忠的任何消息,鄭明秀為此只能干著急。

  鄭明秀說,令其沒想到的是,2017年她們通過自己的努力將殺人犯抓回來之后,有一次到鎮雄縣公安局遞交材料時,才偶然發現陸永忠在縣公安局紀委工作。鄭明秀就過去找他,想要問他要回被租賃出去的田地,但陸永忠一直在回避這個問題。鄭明秀就問他:你給我承諾的要抓住殺我丈夫的兇手,你還記得不?陸永忠回答說,他是承諾過,但地不是他整過來的,是別人整的。

  鄭明秀說,后來,他們又去找陸永忠找了四五次,但他一直在躲避。有一次在公安局外邊等著他,“他見到我們就跑。”

  鄭明秀說,她直到今年她才知道,自己家的地已經被陸永忠賣掉了。她推測,陸永忠肯定是想到她們找不到他,才把他們的地賣掉了。“我們自己為了追兇到現在欠了十幾萬的債務,陸永忠不僅不履行職責去抓兇手,反而趁火打劫奪走了我們的土地。這哪像一個國家公職人員的做法?”鄭明秀對此頗為氣憤。

  鄭明秀讓兒子向明錢聯系了加油站的一位股東朱女士,詢問賣地情況。朱女士說:“這事你不要找我們,要找你去找陸永忠,加油站是從陸永忠手里買過來的。”

  9月17日,猛犸新聞•東方今報記者就此事向朱女士求證,其證實,她現在在場壩鎮上的加油站是十幾年前從場壩鎮派出所所長陸永忠處轉讓過來的。加油站另一位股東岳先生也證實,加油站確實是從當時的派出所所長陸永忠手里轉來的,至于當時陸永忠取得這塊地時是怎么給向明錢家說的,他們并不清楚。他們和向明錢家并沒有任何糾紛。

  至于當時是不是以案子有著落為由將鄭明秀騙了回來轉讓土地,記者數次撥打鄭明秀侄子向某的電話向其求證,但向某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后來終于撥通了,當記者報出身份后,他稱其并非是向某本人,是記者打錯了電話。但當記者告訴他,該電話是其堂弟向明錢所提供時,其稱,你再問問他(向明錢),是不是電話提供錯了。隨即便掛斷了電話。

  政府部門之前經費比較緊張,沒有條件到很遠的地方去破案

  9月16日,記者聯系上被舉報人陸永忠。其稱,他當時并非是場壩鎮派出所的領導,只是一名普通的民警,加油站是其身邊的一位親人所建設的,規模很小,只有兩臺加油機,手續也正在審批當中。而加油站所占的地也并非在向明錢家的地里。

  陸永忠說,向明錢當時只有八九歲,并不清楚當時的情況。當時,向家的田地只是一個沙壩,經常被水沖,且被沖出了一個一丈多寬的水溝,便有人將深溝填平之后在那兒賣煤。因該地塊種不出莊稼來,向明錢家家庭條件也不太好,常年在外打工的向明錢的母親便找上門來,想把該地塊的土地使用權永久性地轉讓給別人。他身邊的親人獲得該地塊后,并沒有建加油站,而是轉給其他人了。至于別人把該地塊永久性使用權轉過去之后干了啥,他并不知道,因為時間太長了。

  對于現在的加油站老板所稱的加油站是陸永忠轉讓給他的這種說法,陸永忠說,原來的那個加油站是自己家里一個老人建設的,是個太小太小的小型加油站,連地轉讓過去之后,別人通過有效的手續跟政府部門報批后又進行了擴建。

  對于其在轉讓土地時是否做過“一定要將殺人兇手緝拿歸案”的承諾,陸永忠予以否認。其稱,該他們承辦的案子他們會承辦,并且向明錢父親被殺的案子已經偵破,兇手已經被抓回來被判了無期徒刑。

  但記者指出,向明錢反映的承諾問題發生在其父被殺案案發之初,且殺人兇手去向是向家自己去追查到的。對此,陸永忠解釋說,案發時,他還沒調到場壩派出所,他是后來才調過去的。但他們派出所所有的案子,只要在其轄區內發生的,只要屬于他們管轄的,不管任何人的案子都會給破案的。但他們在那兒工作,出差都要經過省里、局里審批,十四五年前鎮雄縣還是比較窮的一個大窮縣,政府部門的經費比較緊張,到很遠的地方去破案,他們沒有這個條件。但在他們的能力范圍內,他們放出去的線人、耳目,發現兇手在哪里后,他們不管是任何人都會把其抓回來。

  陸永忠稱,向明錢父親被殺案當年已經立案。但當記者提出向明錢反映警方在2017年才找到他立案時,陸永忠表示該情況其并不清楚,紀委為此進行過重新審查,也啟動了問責程序,當時的派出所所長應該在去年受到了黨內嚴重警告或警告處分,對其影響比較大。

  “轉讓當中沒有違規,只進行了批評教育”

  關于向明錢反映的陸永忠將其家田地以21萬多元轉讓給他人的問題,陸永忠解釋說,加油站所占的土地其中有1畝多地是其他人家的,小型加油站所占的土地也是在別人家的,轉讓的21萬多元,包括加油站、加油站手續、加油站器材和加油站所占土地的全部費用,以21萬轉讓在當時虧了很多錢。當時征地的費用,按照市場價在縣城里也只有1萬多元一畝,“我當時在生病,氣不來”。

  對于其租賃的土地其是否有權轉讓給別人這個問題,陸永忠強調,當時轉讓時就是永久性的轉讓土地使用權,雙方簽訂了一次性土地承包使用權轉讓協議,轉讓金額為9280元,向明錢的母親不但簽了協議,也寫了9280元的轉讓費用收據。

  記者詢問其能否提供相關協議及收據,陸永忠稱,東西在老人手里,但老人已經去世四五年了。從簽訂協議到現在也已經過去十五六年了。但隨后其稱,這些證據可能全部都上交給相關部門了。因為縣公安局紀委查過,上面也查過,結論是當時轉讓當中沒有違規,對其只進行了批評教育。

  既然沒有違規為什么要進行批評教育?陸永忠解釋說,因為事情發生在十八大之前,批評教育的原因應該是他不該充當使用權一次性永久轉讓的介紹人,“(國家)工作人員不應該當介紹(人)”。

  對于陸永忠所說的是其主動找上門來賣地一事,舉報人向明錢的母親鄭明秀說:“當時我們一家人都遠在昆明,我們怎么會知道他會要買地呢?我們坐一天一夜的車回去詢問他要不要地,又這種可能嗎?”

  鄭明秀說,談及土地租賃時,也并沒有土地使用權永久性轉讓一說,當時說好的是租賃10年。她也只得了6000元的租金,而不是9280元。

  據向明錢講,一個多月前,他已將陸永忠承諾“緝兇歸案”以換取6分田地擴建加油站、后以21萬轉賣他人的相關事宜舉報給了鎮雄縣紀委監察委,相關人員已經受理。

  9月17日,記者就向明錢的舉報事宜向鎮雄縣紀委監委申先生求證。當申先生聽到是了解向明錢的舉報情況時,他稱,其不接受新聞媒體的采訪,他現在也正在開會。說完,便掛斷了電話。記者又聯系了鎮雄縣紀委監委案審室鄒主任,其稱,對于相關舉報他們并不知情。

責任編輯:蘭明群
有新聞想爆料?請登錄《今報網呼叫中心》( http://www.thehanoudiletter.com/call)、撥打新聞熱線0371-65830000,或登錄東方今報官方微信、微博(@東方今報)提供新聞線索,聯系郵箱:jinbw2004@126.com。
  • 時政
  • 河南
  • 社會
  • 民生
  • 財經
  • 教育
  • 行業
  • 綜合

東方今報|資源手冊|呼叫中心|聯系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廣告服務|技術服務中心

Copyright © 2005 - 2020 JINBW.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東方今報·今報網編輯部  版權所有:東方今報社

關注我們
久久6热热热综合精品